流浪地球:那一时刻要叫我一声啊,当鲜花重新挂上枝头

栏目:娱乐资讯  时间:2020-02-29  点击:
手机版

  订下《流浪地球》的票是1月初的事情了,但最终各种意外导致师兄自己没能赶上初一场,推迟到初三还是花更多的钱去看了,这也算是另一种贡献在票房上实际意义的二刷吧。

  今年的春节档,大概是史上正面厮杀最激烈的一次了。在早期各平台、各大V的前瞻中,都基本笃信宁浩导演,黄渤、沈腾主演的《疯狂的外星人》将拿下春节档票房冠军,但后来的发展,你们都知道了。

  《流浪地球》从一部题材上被人看衰的“炮灰”,变成了春节档真正的“王者”,甚至说,变成了一种传播到海外的文化现象。

  从《三体》英文版拿到雨果奖那一年开始,刘慈欣的名字就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中国科幻文学的代名词。《三体》最终将何时正式影视化,已经演变成一个万众期待又万众纠结的国际化“炒IP”商业命题。

  相对而言,《流浪地球》的原著中篇小说发表于2000年,很多设定也投影到了后来的《三体》之中,所以自立项起,这部电影就受到了广泛的关注。电影各种性质的预告片也出来的很早,当初在影院看“复联3”的时候,贴片影讯就是《流浪地球》吴京出舱版的预告了,然后影片就跳票了,一路跳到了春节档,才创造了今天的票房成绩。

  话说《流浪地球》最初被看衰的重要原因,是影评人觉得一部设定复杂、充满灾难气息的科幻片,并不符合过年时团团圆圆的节日气氛,这也是喜剧多年来一直霸占春节档的原因,毕竟一年就这么七天长假,谁也不希望带着沉重的心情从影院走出来。

  事实上,《流浪地球》告诉那些就经验论评估的人们一个显而易见却又容易被人忘记的道理:题材再讨喜,临时赶档的烂片终究会为人讨厌;成功再艰辛,用心创作的佳作终究会为人追捧。

  郭帆是中国第一批的80后导演,2011年,他的电影处女作,改编自曾引发热议的动画片《李献计历险记》上映,虽然没有掀起什么波澜,但还是获得了韩国富川国际电影节最佳亚洲电影奖。我们更熟悉的他的作品大概是2013年的《同桌的你》,在那之后,从2015年开始,他就投入到了《流浪地球》的制作工作之中,四年多的时间,困难比想象得多。

  电影里说“从“流浪地球”计划启动的第一天起,就再也回不去了。”对于参与到其中的电影人来讲,又何尝不是,他们还自己给自己加上了打造中国科幻电影新标杆的责任。

  其实,对于大量非科幻迷的中国电影观众来讲,他们天生是要对这一类作品有所忌惮的。想一想上一部能让人在情节上认同的所谓中国科幻片好像还是《霹雳贝贝》,那些打着各种噱头的,诸如《机器侠》之类的电影,换来的都是讥讽和鄙夷。加上这些年来,好莱坞的科幻大片的广泛轰炸,也在无形中不断提升着中国观众的口味和眼光。

  归根结底就是,普通中国观众不相信中国人拍的科幻片会好看。

  所以《流浪地球》的成功或许是一个契机。

  正如很多媒体评论的一样,《流浪地球》同样不能称之为完美,它不是里程牌,而是起跑线,但它所展现的各个方面的电影工业水准,起码给予了观众们一份继续对中国科幻电影保持期待的信心。只要真正用心去做一件事,中国人是可以在自己非传统不擅长的领域创造出自己具有一定价值的东西来的。

  刘慈欣在很多年前的采访中曾表示:“中国科幻市场的启动需要一两本能卖出百万册的长篇小说,以及有这些书所产生的一两部票房上亿的电影或在CCTV热播的电视剧。”(摘自《最糟的宇宙,最好的地球》)

  说这番话的时候,刘慈欣刚刚写完《球状闪电》,现在他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了第一步,又在郭帆、吴京等人的支持下见证了第二步。

  就像原著中最后的诗所说的那样:

  “那一时刻要叫我一声啊 ,当鲜花重新挂上枝头”。

  这一刻已经到了,下一个花满枝头的春天还会远吗?

  原著小说有着一个宏大的叙事主题,电影抓住了其中的精髓之处。用“带着地球去流浪”的方式,表现出了与美式科幻英雄传记完全不同的故事。电影时时刻刻都在用一些普世的美德,团结世界上的所有人,并最终实现由每一个小人物都作出贡献的伟大成功。

  这是中国的故土情结,也是对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生动的影像示例。

  也许随着《流浪地球》成为爆款,一大批想着要蹭热度的牛鬼神蛇般的影片发行方,又开始蠢蠢欲动想来用国产小制作科幻电影圈一笔钱了,半年之内《流浪水星》、《2019太空漫游》、《穿越虫洞》、《三星堆之神秘外星人》什么的就要陆续上映了,对于他们,我只有一句话想说。

  题材千万种,质量第一条,跟风一时爽,票房两行泪。

上一篇:九品芝麻官的故事原型,就由我来给你们讲一讲
下一篇:《千与千寻》首次发布细节图:这些细节背后,你会大吃一惊

| |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