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奇缘2》票房火爆却遭抵制,它要火你真的管不了

栏目:娱乐资讯  时间:2020-02-29  点击:
手机版

  六年前,一首《Let It Go》风靡全球。

  那是冰雪女王,因其魔法暴露,逃出城堡,由压抑隐忍,到敞开胸怀拥抱自己的心路历程。

  

  磅礴的交响乐配上高亢的歌声:

  Let it go,let it go;(随它吧,随它吧)

  Can't hold it back anymore; (回头已没有办法)

  Let it go,let it go;(随它吧,随它吧)

  Turn away and slam the door; (一转身不再牵挂)

  音乐赋予电影永恒的魅力。

  当时,它以12.7亿美元的票房成绩成为全球最卖座的动画电影(直至今年被《狮子王》超越)。

  并斩获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最佳原创歌曲的奖项,可谓名利双收。

  六年后,冰雪女王来了,驾着水马来了:

  《冰雪奇缘2》

  2019.11.22

  迪士尼当时邀请探探去看了《冰雪奇缘2》的首映。

  看后两三天,蕉姐沉浸在美轮美奂的画面,及艾莎女王的美貌里不能自拔。

  并写下了这样的评论:

  “当你还停留在艾莎手挥一下就是冰雪天地的记忆中,第二部艾莎女王已经足踏暗海,驾驭水马,驰骋冰川之间。”

  

  真情实感地说,《冰雪奇缘2》在视觉效果上做了升级,画面的确很惊艳。

  影片后半段,艾莎随着翻滚的海浪上下腾跃,制伏水马,

  到进入阿塔霍兰,在冰雪城堡里聆听过去的呼唤,是全片最炫目的篇章。

  

  冰雪女王,穿着薄如蝉翼的纱裙,在冰面上驭马而行,蓝紫相映间,她已经不是女王,是神女下凡了。

  但不得不提的是,相比第一部在故事上的大胆革新,

  第二部视听盛宴包装下的,是显得疲软的故事。

  《冰雪奇缘2》一共有四条支线——

  艾莎寻找归属,安娜的蜕变,雪宝的成长视角,以及两种文明的冲突。

  最亮眼的依然是艾莎“寻找归属”这条线索。

  第一部里,艾莎的冰雪魔法,形成令人恐惧的力量,让她被迫囚禁自我。

  当艾莎冲破心理重负,迸发出生命的激情与力量,外化为五彩斑斓的冰雪世界,其中蕴含的生命的蠢蠢欲动让人悸动。

  

  第二部里,接受自我原本面貌的艾莎,已学会控制自身魔法,但她对自身的起源与归属冲满困惑。

  这种困惑与躁动,驱使她循着“母亲的歌声”,寻找关于过去的秘密……

  其他几条支线,平平无奇,没有太大惊喜。

  整体来讲,《冰雪奇缘2》是在画面上做到了出色的升级,在故事上不出色的续作。

  前半段叙事冗长,节奏拖沓,进入后半段才开始发力,高潮不断。

  音乐上,想要出一首《Let It Go》这样的金曲太难了,中间一两段歌唱略显累赘。

  虽然有种种遗憾,还是会被恢弘的场景,精美的制作,以及瑰丽的想象惊喜到;

  也会被安娜的勇敢感动,被“笑点担当”雪宝萌化。

  

  除了电影本身,蕉姐今天想聊的还有《冰雪奇缘》系列背后的故事。

  01.

  大家都知道,电影系列故事脱胎于《安徒生童话》中的一个单篇《雪女王》(也译作《冰雪女王》)

  童话故事里的冰雪女王,是个虚幻、邪恶、诱惑、冷酷的存在。

  “她美丽娇艳,但她是冰做的——闪闪发光的冰。不过她又是活的,眼睛像亮晶晶的星星一样闪烁,然而她的眼光也不平静,飘忽不定。”《安徒生童话》

  在书里,安徒生把冰雪女王置于童话所褒扬的天真、纯洁、虔诚的对立面,也就是我们通常意义上的反派。

  童话流传到现在,现代人向它发出了一个挑战:

  为什么美艳聪慧的女王要被打上“邪恶”的标签?

  为什么什么也不做,等着被拯救的公主要受到赞扬?

  察觉到时代思潮变化的迪士尼,不得不对传统的公主形象做出改编。

  在调整之前,迪士尼曾有过一次惨痛教训。

  1959年,花了6年时间制作的《睡美人》上映后票房惨淡,连制作成本都没收回来。

  1959年《睡美人》惨败,2014年对“睡美人”故事做了大幅改编的《沉睡魔咒》大获成功

  当时,大批女性已经走出家门,外出工作,暗含“奋斗无用”,等待别人解救的睡美人,怎么会受到青睐?

  这次惨败后,迪士尼30年没有再碰公主系列电影,直到1989年的《小美人鱼》的大获成功。

  《小美人鱼》将安徒生童话《海的女儿》做了颠覆性改编。

  将为了爱情甚至丧失自我表达的美人鱼,改编为特立独行,勇于向命运抗争的顽强女性。

  这无疑适应了当时的女性主义潮流,“沉默的美人鱼”拥有了自我以及话语权。

  《小美人鱼》是迪士尼最后一部手工绘制的动画片

  有话说的很对,电影是社会文化思潮的风向标。

  具体一点就是,迪士尼动画女主角总是跟她们的时代相匹配。

  时代需要什么样的榜样,她们最好是什么样子。

  这就可以解释2013年《冰雪奇缘》为什么那么受欢迎,成为迪士尼史上第一个票房超10亿美元的动画电影。

  在普遍不相信爱情的时代,谁会相信一见钟情,谁会相信没见过几次面的王子的爱?

  冰雪女王带来的不止是绚丽的冰雕,还有一股反叛与革新的味道。

  电影里,王子变成了“凤凰男”,活脱脱的反派。

  公主不再那么傻冒,选择的是与她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的男子。

  冰雪女王也从童话封印里(父权文化)被解救出来,才能不再受到压抑。

  作为叙事主线的王子公主爱情,变成了从小互相陪伴、生死相依的姐妹情。

  第一部结尾,姐姐出于爱的举动,融化了妹妹被冻结的心。

  “爱能让冰雪融化”,在那一刻变得如此顺理成章。

  迪士尼通过《冰雪奇缘》完成了对童话的颠覆,也完成了对过往自身的颠覆。

  所以,很多人在看完第二部,会失望那股革新的姿态没了,故事开始重复别人老路。

  导演兼编剧珍妮弗·李有个有趣的观点:

  艾莎是神话人物,安娜是童话人物。

  这个观点让我一下子懂了艾莎为什么会获得全球影迷的喜爱。

  艾莎能力超凡、品行高贵却遭受厄运,某种宿命论的东西如影随形。

  她有着古希腊神话人物的悲剧内核,这是她为什么能激发观众对她的同情、怜悯和喜爱的原因。

  安娜呢,她有着童话人物积极、不畏艰险、永远乐观的精神。

  所以,电影在形式上对安徒生童话做了改编,但童话褒扬的真善美却以不同的方式保留了下来。

  02.

  看到电影震撼的场景特效,四个字:有钱,牛批!

  迪士尼爸爸是真有钱,钱是真舍得花。

  你能从种种细节看出《冰雪奇缘2》真不愧是2亿美金砸出来的。

  上映当天,很多人跟蕉姐一样,为艾莎的美真实哭泣!

  艾莎那哪里是美,明明是RMB的味道,钱烧出来的美啊。

  看看女王的头发,一根一根纤毫毕现,柔顺服帖,想上手摸。

  后半段,艾莎头发散开随风摆动时,可太性感了!

  还有衣服上镶缀的亮片清晰可见,也能清楚看到裙子里还有一件紧身衣。

  据说,艾莎衣服上的亮片会根据反光,做出对应的闪烁。

  (我是没注意到,大家看的时候可以观察一下)

  再放大,甚至可以看到艾莎脸上的绒毛。

  细节做得如此精细逼真,以至于看着艾莎随着呼吸胸口起伏,海水打湿头发栩栩如生的样子想感叹:

  这哪里是动画人物,明明是真人啊。

  这张放上来,只是让大家看看艾莎的身材有多好~

  看海浪特效。

  涌起的浪花拍打着北地的黑沙滩,波涛汹涌直逼而来的感觉仿佛身临其境。

  如果不是镜头切换到艾莎,有一瞬间会以为自己置身沙滩之上,波涛声就响在耳边。

  

  必须要承认细节逼真的背后,是幕后团队投入巨大人力物力财力,潜心研究制作的成果。

  在头发制作上,团队研发了一套新型“护发”动画方程式来提升效果。

  仅艾莎的头发就需要40万根3D发丝。

  第一部为了呈现冰雪场景,制作团队请来物理学家现场制雪,绘制出2000多种不同形状的雪花。

  为了还原雪的真实形态,还新开发了一款MPM(material point method)引擎,结合材料点法来仿真不同形态的雪。

  从相关研究论文截的图,太专业了,看不懂

  遗憾的是,上映至今,的确没有出现一首像《Let It Go》那样的洗脑歌曲。

  但蕉姐还是想提一下迪士尼的动画音乐品质。

  看到一个《冰雪奇缘》配乐现场录制视频,其专业程度令人感动,原来电影里恢弘的配乐是这样录制的。

  

  经典音乐的流传时间要比经典电影长久。

  现在很多人还会听莫扎特的古典音乐,却很少人看卓别林的默片。

  经典的迪士尼音乐赋予了电影不朽魅力。

  听到《Beauty and the Beast》就会想起《美女与野兽》。

  虽然过去了6年,听到《Let It Go》依然会激情澎湃。

  《冰雪奇缘2》在韩国上映时,遭到了抵制。

  郑志英导演等韩国电影人在首尔举行紧急发布会,抗议《冰雪奇缘2》对韩国影院银幕的垄断。

  和中国的情况一样,电影在韩国上映后,连续两天票房排片占据榜首,挤压了本土电影的生存空间。

  这样的抵制是没有意义的,还是尊重市场规律。

  即使没有好莱坞大片,观众不想看的电影还是不会去看。

  进口片的优秀,必然会对本土片造成威胁。

  但要想超越它,请先承认它。

  站在巨人肩膀上才能看得更远。

  参考文章:

  从《冰雪奇缘》看迪士尼公主的嬗变,《电影文学》2016年第23期

上一篇:四大洲同现极端高温北极圈罕见32℃,北极熊或40年内灭绝
下一篇:《囧妈》终于定档了!预告片藏着的这些秘密,你发现了吗

| |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