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的《卧虎藏龙》里,李慕白“卧”于人情,“藏”于世故

栏目:娱乐资讯  时间:2020-02-29  点击:
手机版

  2000年上映的《卧虎藏龙》,由著名的华人导演李安执导,这部电影是迄今为止唯一一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华语电影。李安用武侠类型片,让华语电影得到奥斯卡和全球观众的认可,是件让华语电影人值得骄傲的事情。有人说这部电影之所以能够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是因为李安在武侠的形式之下,加入了欧美的价值逻辑,这是一种误解,周游君倒是认为,是李安用好莱坞的电影技巧,将中国传统的武侠精神带给了世界观众,让世界观众尽量的看懂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

  武侠类型电影,是华语电影的一个标志性符号,相比于日本的武士文化,我国的武侠文化更游离于责任之外,相比于美国的西部类型片,武侠文化更游离于功利之外。所以有很多著名的导演试图借鉴黑泽明的武士电影或者美国的西部片来拍摄我国的武侠电影,虽然形式上很好看,但是在内容上,在电影的核心表达上,很难触摸到武侠精神的真谛。

  在这点上,李安导演也没有放弃对国外类型片形式上的借鉴,但是他懂得适可而止,他将几个类型片打的很碎,然后又尽量无缝的衔接在了我国传统的武侠类型片之上。所以李安仅仅是在讲故事的技术上进行了适度的借鉴,这是为了更好的电影创作,也是为了让外国的观众更容易进入到中国传统的神秘武侠故事和内涵之中。

  而在影片的整体意境把握上,他借鉴了武侠大师胡金铨的《侠女》,在光影之间,在武打的动作之中,加入了山水画一样的写意风格。但是李安没有去追逐《侠女》中更深远的意境,他把《卧虎藏龙》的主题放在了得道和人情世故之间,以周润发饰演的李慕白为代表,在他的爱恨和得道之间,构建了《卧虎藏龙》的精神世界。

  影片的开始,就交代了李慕白萌生了退出江湖的打算,而之所以有这样的决定,是因为他在闭关修炼的过程中,貌似触摸到了修为的最高境界。而在这个境界里,李慕白并没有感受到得道的喜悦,相反他感受到的是一种寂寥的恐惧,所以他提前结束了闭关,并且做出了退出江湖的决定。

  李慕白为了表达自己退出江湖的决心,他将自己的随身兵器青冥宝剑交给红颜知己俞秀莲,委托她将宝剑转交给京城的铁贝勒。而退出江湖的过程并不顺利,就在俞秀莲将宝剑带到贝勒府之后,接二连三的江湖麻烦又找上门来。

  先是青冥宝剑失窃,接着是李慕白的杀师仇人碧眼狐狸(由郑佩佩饰演)的踪迹又重现江湖。这一系列的事件打乱了李慕白退出江湖的计划,而在调查青冥宝剑失窃的过程中,俞秀莲发现,一切迹象指向了京城新任的九门提督玉大人的大小姐玉娇龙(由章子怡饰演)的身上。而碧眼狐狸多年来为了躲避追踪,就躲避在玉府之中。玉娇龙的功夫,就是碧眼狐狸教给她的。

  在和玉娇龙明暗的较量中,李慕白和俞秀莲发现这是一个可造之才,虽然玉娇龙身在深宅大院,但是她内心向往江湖,并且玉娇龙在认识他们之前,就已经修得了武当的上乘武学,武学上和李慕白同属一派。只是玉娇龙太过年轻气盛,做事莽撞冲动,随性而为,不懂得人情世故。她由着自己的性子,凭借着天生的聪明伶俐,又加上后来盗取的青冥宝剑,横行江湖,屡屡闯出大祸,不仅仅影响了江湖秩序,因为逃婚,也将她的父母置于尴尬的境地。

  玉娇龙之所以逃婚,一方面是因为她很难收敛向往自由的天性,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新疆的时候,她和外号“半边天”的江洋大盗罗小虎(由张震饰演)已经私定终身。而后来在她成亲那天,罗小虎大闹一场,希望带玉娇龙回新疆,虽然婚礼进行的过程中她没有公然随罗小虎而去,但是在入洞房的时候,人们发现玉娇龙已经不见了踪影,她再次盗取青冥剑,从此浪迹江湖,闯下祸端。

  这部影片中,有很多经典的打斗场面,在竹林中李慕白和玉娇龙的宝剑舞动的飘逸轻灵,在木楼的天井里,俞秀莲和玉娇龙的打斗刚柔兼济,在西域荒漠,罗小虎和玉娇龙则是一个至刚,一个至柔。

  细心的观众会发现,这部电影的动作设计很多不符合力学的基本原理,这是因为导演李安,希望这样的动作设计,让观众在演员的动作中,暂时的摆脱现实生活的束缚,在银幕上找寻到片刻摆脱地心引力的自由。而这种观众关于江湖的期望,也正是影片中玉娇龙对江湖的渴望。而影片中与这种片刻的自由相对应的,是无时不刻的人情束缚,世故枷锁。

  整部影片依然压抑着人性的释放,李慕白因为一段陈年旧事,不能向俞秀莲敞开心扉,玉娇龙因为门第和宗教的约束,不能和罗小虎远走高飞,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李慕白的隐忍和玉娇龙的爆发,都没有让他们摆脱人情世故的纠葛。

  影片最后的部分,李慕白为了保护玉娇龙而中了碧眼狐狸的毒针,在将碧眼狐狸杀死报了杀师之仇后,李慕白本可以守住真气,等待玉娇龙的解药,或者达到修为的最高境界。但是李慕白最终放弃了,他选择用生命最后的力量,向俞秀莲表达自己的爱意。

  这部分中,李慕白对碧眼狐狸的致命一剑,和俞秀莲对李慕白的感人一吻,将李慕白整部影片的隐忍,一生的修为,都释放在了这番情仇之中,李安没有效仿胡金铨在《侠女》中表达的至高哲学境界,他将武侠和江湖的精髓回归到了人之常情之中,在生死的一线之间,李慕白想的不是得道,而是希望找回自己生而为人的情欲。

  罗小虎在新疆的时候曾经指着一座高山对玉娇龙说过,如果有人有勇气从那座高山上跳下就能满足一个愿望。影片结尾在武当山上,玉娇龙在悬崖边上让罗小虎许下愿望,而她自己则跳下悬崖,剩下罗小虎泪流满面,失声痛哭。

  李安的《卧虎藏龙》重点不在于“龙”和“虎”,而在于“卧”和“藏”,不在于爆发,而在于隐忍。而江湖之中,不在于刀剑的打打杀杀,而在于深置于人心的人情世故。李慕白的修为除了他高深的剑法,深远的意境,还有就是他藏于眉宇之间的,含而不漏的一种威严和力量。以李慕白为代表的《卧虎藏龙》中的高手,最终的归宿便是“卧”于人情,“藏”于世故。

上一篇:《星际穿越》科学顾问:黑洞照片为什么“糊”
下一篇:《南方车站的聚会》:硬核导演刁亦男,在过审的边缘疯狂试探

| |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