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中国科幻电影元年

栏目:娱乐资讯  时间:2020-02-29  点击:
手机版

  三年前,《三体》摘得雨果奖。藉此,它迅速走出了它原本所在的小圈子,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畅销书。破站上出现了名为《我的三体》的改编动画及大量各种类型的二次创作,甚至,在星云奖上战胜《三体》的小说《湮灭》也趁着这股热潮走入了中国。游族影业的《三体》电影开机,更被媒体视作开启了“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笔者也一度认为,中国的科幻时代来了。

  可事实上,热潮比想象中退去得更快。《三体》的读者激增,却少有人在读完后主动去了解更多科幻文学。本被给予厚望的《三体》电影遥遥无期,同期的其他电影也不见踪影。更使得科幻迷们寒心。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流浪地球》宣布定档大年初一,成为了国产科幻电影的先锋。

  “我们都喜欢挑战,哪怕当‘炮灰’。”说这话时,吴京仿佛回到了为筹拍《战狼2》四处碰壁的日子。逃离太阳系《流浪地球》是刘慈欣于2000年写就的短篇科幻小说,获得了当年的银河奖特等奖。故事以人类推动地球逃离太阳系为大背景,从一个小人物视角,展现出了平凡人在危机下的无力与脆弱,以及绝境下社会、人性的改变。故事的主要矛盾并不在于人与环境,而在于人与人自身。电影与原著小说的侧重点或有不同。从预告片中吴京登场的形象中,也可以看出剧情细节有所改动。 将大刘的小说改编为电影是一件很难的事,因为他的小说往往只有两种类型:一种仰望星空,一种脚踏实地。前者天马行空格局恢弘,无从着手;后者改编出来的作品又缺乏吸引力。而《流浪地球》算是个例外:不存在离现实太远的“超技术”,格局大气却又不超脱,视角较低却又以小见大。 电影的海报很好地表现出了《流浪地球》的气质。类似手绘的画风,镂空旧书的背景,与刘慈欣“将小说当作历史写”的思想不谋而合。整个太阳系都出现在了海报中,唯独月球围绕着一团空白——地球去流浪了。设计精巧,凝重沧桑,有一种“危机纪元”的即视感,将电影的故事基调表现得淋漓尽致。

  青春片导演不会梦到《战狼》男主角郭帆想要执导科幻电影很久了。甚至,科幻电影还是他成为导演的动机:90年代时,他被《终结者2》的画面、特效吸引,从而有了拍摄电影的想法。而吴京的出演则像是个“意外”:他曾戏称自己是因为“喝醉了酒稀里糊涂摁了手印”才参与这部电影的。实际上,打动他的是郭帆。“从他身上,我看到了拍《战狼》系列时的自己,我们都喜欢挑战。”

  青春片导演与《战狼》男主角的合作令人意外,但他们二人与科幻片之间的跨度更大。当然,这样的跨度是无可避免的:中国基本没有过真正意义上的科幻电影。近几年中国小成本低评分“科幻电影”层出不穷,但它们实质上更倾向于奇幻,科学解释只是对于各类超自然现象的注脚。

  与此前的“国产科幻”相较,《流浪地球》的优势明显:有足够优秀的原著支撑,有规模不大但忠实度高的粉丝群体,还有上亿的投资。但若是放到世界范围内,就有点不够看了:近些年评价最高的科幻片《星际穿越》总投资达1.65亿美元,超级英雄类科幻的投资也普遍上亿(美元)。投资和影片的质量肯定不能划上等号。可对于科幻电影来说,只有资金充足,电影才足够“科幻”。毕竟,大部分科幻电影(包括《流浪地球》)都需要特殊的道具、环境以及大量的特效镜头。从现有的预告片来看,效果还算不错。

  开启科幻元年

  这句话早已不是第一次说了。最早,这句话被用在《三体》电影上。戏剧性的是,虽然《三体》的拍摄工作早已完成,游族仍做出了无限期搁置的决定。对此,各路猜想纷纷:或怀疑仅用半年拍出的电影质量不过关,或认为游族影业资金难以支持,或源于内部风波……但无论因为什么样的原因,《三体》未出先败无疑大大打击了国产科幻的信心。正因如此,制片人孔二狗和导演张番番遭到了无数口诛笔伐。

  刘慈欣并未因《三体》的失败而失去信心。“《三体》遇到困难是意料之中的,我们毕竟处于起步阶段。”中国电影工业较过去确实已有长足的进步,但鲜有涉及且技术要求极高的科幻领域依旧薄弱。郭帆也强调:“科幻电影的拍摄阶段,管理才是核心,但管理的意识和手段仍旧欠缺。”如今,担任“开启元年”重任的《流浪地球》已经定档,从它紧锣密鼓的宣发来看,临时跳票的可能性不大。可这并不是终点——要想真正开启中国科幻片的春天,它还需做到叫好与叫座。并不需要技压群雄,但至少这两项指标都要看的下去。如同影评人周黎明所说的那样:“如果你们成功了,中国的电影里面从此就有了科幻片这一类型;如果你们失败了,我估计若干年就没有人再敢碰硬科幻了。”

  刘慈欣VS刘慈欣

  从预告片来看,《流浪地球》很中国。这不仅仅是因为预告中含有中国地标,更是因为环境设计倾向于中国审美,还蕴含外国科幻不会有的情怀:乡愁。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预告片结尾响起的《送别》,是唱给太阳,唱给即将流浪的地球,抑或是唱给在外漂泊流浪的我们呢?定档大年初一,电影像是在向每一位归乡的游子发问:你是否有勇气继续流浪呢?贺岁档从来不缺少大片。周星驰执导的《美人鱼2》,成龙领衔的《神探蒲松龄》都极具票房号召力,宁浩、黄渤、沈腾三人组的《疯狂的外星人》更是票房冠军预定。《疯狂的外星人》还有个相当特殊的身份:据导演宁浩所言,这部电影的灵感来源于刘慈欣另一部短篇小说《乡村教师》,并融入了荒诞喜剧的色彩。不过从剧情简介来看,科幻元素已然成为配角。相较而言,《流浪地球》的主演多为新人,吴京也只是“特别出演”,在大咖云集的春节档自然会显得弱势。当然,近几年中国影迷愈加理性,若《流浪地球》能凭借过硬的口碑逆袭,或许能成就下一个“吴京式”奇迹。

  时代呼唤科幻

  大刘对于科幻的发展有着独到的见解。在他眼中,科幻是一个国家的晴雨表——从英国诞生,在美国兴盛,正对应着两者最鼎盛的时期。所以,今天中国科幻的兴起也是理所当然的,经典科幻电影的出现也是迟早的事。那么,只需要有人放手尝试了。无论最终结果将人类历史导向何处,我们选择希望。喜欢我的文章,可以给一波点赞、关注、收藏,谢谢。

上一篇:彰显实力秀个性 玩转《刀剑笑》称号系统
下一篇:《釜山行》续集《半岛》开机,孔刘、马东锡退出

| |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