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国家卫健委新冠病毒专家组成员刘国恩探寻疫情不确定背后的确定性减少次生灾害带来

栏目:热点资讯  时间:2020-03-04  点击:
手机版

  晨报的首席记者?顾文军

  从多年前到现在,许多市民仍处于寄宿状态,从最初的恐慌和焦虑逐渐适应。随着各地疫情的好转,各行各业都开始谨慎地恢复生产。一线专家报以久违的微笑,权威部门发布积极信号,一些自媒体公开数字根据国家卫生委员会和全国卫生委员会发布的数据进行数学建模,对疫情做出乐观估计。然而,尽管形势有利,变数仍然存在,没有人能掉以轻心。阳春三月是我们结束的时候吗?在复杂的不确定性中,我们能有多少把握?

  本期“顾问”的采访者:教育部经济长江学者?北京大学博雅杰出教授?国务院医疗改革专家咨询委员会成员?国家新皇冠病毒专家组成员?刘国恩

  流行病不可避免地会消退吗?

  顾问:你是国家健康委员会的国家新型冠状病毒专家小组的成员。 据你所知,数据和实际情况之间的近似误差范围是多少?从目前的数据变化来看,能否证实疫情已经消退,不会再次反弹?

  刘国恩:首先,我声明我不是流行病学家或病毒医学专家。 作为一名健康经济学家,我主要关注如何减少次生灾害的影响。 我对疫情本身的理解和判断更多是基于对二手数据的分析。据统计数据显示,2月4日,全国新确诊病例报告日达到最高点。 根据报告日期,发病日期追溯到1月26日达到最高点,即e. 拐点,然后继续下降。根据统计理论,我们有理由根据很大的概率来判断:疫情的总体趋势应该继续下降。尽管我们不确定面对任何不确定的事件我们是否会逆转,但事实上,无论人类社会从哪个层面观察,它的发展都是在一定程度上不确定的。 然而,根据目前的趋势,在本月底左右,除湖北省以外的所有地方的新诊断病例的数量将下降到零是一个高概率事件。根据国际标准,如果在新确诊的诊断为零的情况下可以维持两周到20天,基本上没有严重的问题。

  关于你的问题,卫生与安全委员会公告中的数据是否与实际情况不同,答案是肯定的;奇怪的是没有差异,因为这些数据也是手工统计,不可避免地存在统计报告错误。其中,主要错误在于我们使用的检测方法(包括核酸检测和临床症状诊断)仍然不能检测所有无症状患者,并且无法判断未检测患者的传染性和持续时间。然而,如果这些潜在的病毒携带者是无症状的,并且不影响正常的生活和工作,表明该病毒对其宿主没有明显的危害,那么基于过去的流行模式,该病毒传播到更多宿主的危害将继续降低。从自然进化的角度来看,被病毒寄生的宿主的目的不是消灭宿主,而是与其共存。 致命性强的病毒导致宿主更高的死亡风险,与宿主共存的病毒毒性自然更小。(注:也有观点认为病毒进化是盲目和无目的的。)

  控制措施应该放松吗?

  顾问:现在,包括上海在内的越来越多的地方接近零。是在战斗结束的那一天添加了可疑的新零位调整吗?以北上官为例,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正常的节奏?

  刘国恩:关于各地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的程度,我还写了一篇文章,呼吁中央政府考虑根据当地情况,赋予地方政府更多的责任和权力,以便它们能够根据当地的疫情,在恢复工作和防治之间找到更好的平衡。以北京为例。 除非疫情得到扭转,否则目前隔离措施的动态调整应以逐步恢复正常生活和工作秩序为指导,而不是相反。无论外地回京人口是否与湖北有关,只要他们在回京前被隔离观察14天以上,没有任何感染症状,那么根据科学概念,他们是高概率的非感染者,因此没有必要再进行一轮隔离。我们必须始终牢记,预防和控制只是一种手段,其根本目标是恢复人们的正常生活和工作。因此,在继续科学防控疫情的前提下,我们必须时刻思考如何尽快恢复人民的正常生活秩序,以免次生灾害的代价超过病毒本身对我们的危害。我们无法完全控制新病毒的高度不确定性。 然而,社会和经济活动是人们做决定的事情。 因此,处理不确定的事物,抓住我们能控制的事物,应该是明智的做法。

  关于如何管理不确定性,首先,我们应该尊重科学,采取有效措施继续我们已经取得的预防和控制效果,并避免犯颠覆性的错误。 第二,不要让不必要的控制措施产生超出病毒本身的社会经济次要成本;第三,预防和控制措施也必须在法律制度的框架内实施。 特别是面对重大灾害和灾难,我们应该遵守法律法规。 病毒越猖獗,基层单位就越应该避免暴力执法,强调文明,倡导法制。 这是我们应对任何混乱的底线和尊严。 它也是人民与政府合作、信任和努力实施隔离措施的力量源泉。

  说没有面具还为时过早吗?

  顾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最近发布了一份关于如何为公众戴口罩的指南。 它提到,在户外工作和通风条件好的工作中,可以考虑不戴口罩,如果公园里没有游客聚集,也可以考虑不戴口罩。建议人们在某些情况下不戴口罩是否为时过早?

  刘国恩:至于戴口罩的地方,我们确实需要普及更多的知识。在日本,我亲眼目睹了当地人是如何被提升到科普的。 例如,在人迹罕至或人口稀少的地方,戴口罩的需求已经大大减少。这并不是说空气中没有病毒。 如果被感染者刚刚穿过马路,病毒颗粒可能会留下,但这毕竟是一个小概率事件。NDRC对无口罩环境的要求也符合当前的国际标准。此外,我认为应该更多地关注如何科学地去除口罩。在户外活动中,我们可能需要摘下面具几次,然后戴上面具。 在此期间如何折叠和处理它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象一下,如果今天的面具有助于防止病毒攻击,那么它最有可能的藏身之处是在面具之外,因此有必要尽可能避免用手触摸面具的外观,并避免面具的外观与其他日常用品之间的接触。

  美国国务院主任S. 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也是一名流行病学家)认为这种新的冠状病毒很可能与H?像N1流感病毒一样,它已经成为人类的常客,其毒性可能会越来越弱。换句话说,即使国家所有的努力都致力于预防和控制,也很难彻底根除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准备与新的冠状病毒长期共存,并调整长期抗战的部署。像季节性流感一样,它几乎每年都会出现,偶尔会爆发。随着我们对其常规特性认识的提高,科学家们发明的相应疫苗已经成为我们对付这种频繁到访者的有力武器,它比隔离更能有效地保护公众的健康。在病毒面前,每个人都可能是易受感染的,你和我不一定是某些病毒的携带者,但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与它们和平相处。因此,必须调整防控措施的战略转型,从短期转向长期。

  多好的一个re the implications of the cruise sample?

  Consultant: In the face of the new virus attack, no one was sure at the beginning, and all countries were trying to find solutions through repeated mistakes.例如,日本政府最初采取的战略是优先确保陆地需求,并“封锁”海上传染源。 有人说,此举不仅未能阻止疫情在该国进一步蔓延,还注定了“钻石公主”号的乘客。你对日本政府查封这艘船的举动有何看法?不让游轮靠岸是最好的选择吗?

  刘国恩:请允许我作为一个普通公众来谈论这个问题。 那时我也在日本。成千上万的人被困在一艘封闭的游轮上,这与我们控制武汉的方式非常相似。当武汉对公众关闭时,当地居民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不仅是为了他们自己,也是为了全国其他地方的广大人民。因为这里是疫情的发源地,关闭城市是最大限度切断病毒输出的古老方式。同样,日本关闭邮轮的措施也是一样的。但是,当疫情得到全面控制,我们对病毒的认识和对患者的识别程度都有很大提高时,我们应该积极考虑如何尽快安全疏散未感染者,不仅要降低健康人群交叉感染和隔离的成本,还要腾出更多的人力和财力资源为感染者提供治疗服务。这一原则同样适用于游船的病毒管理和城市的疾病预防和控制。事实上,将未感染人群疏散到安全区域的意义和价值不仅体现在提高感染人群治疗资源配置的效率上,还体现在健康人群更快地恢复生活和生产的能力上,体现在文明社会积极保护健康公民的公平和正义上。

  顾问:在日本政府召开的专家组会议上,专家们认为日本已经进入了新发肺炎流行的早期阶段。根据你的观察,日本目前的疫情发展情况与我们最初的情况相似吗?他们目前采取的措施有什么特别或不合适的地方吗?

  刘国恩:显然,中国对这种病毒的初步理解无法与日本目前对这种病毒的理解相比。 我们的知识和检查治疗手段比现在少得多。例如,现在每个人基本上都知道,新冠状病毒的粗死亡率低于2003年的非典,但感染率却更高。根据从中国上次爆发中获得的宝贵数据和教训,预计日本对新冠状病毒的预防和控制应该更加冷静和理性。此外,根据日本的社会治理机制和中央政府调动资源的有限责任和权力,日本不太可能采取措施对大规模人群和各地区实施隔离和控制,否则,“钻石公主”号上未受感染的乘客将不能下船回家。基于他们较为谨慎或从容的应对疫情早期的措施,应该更好地控制由他们的人为决策所造成的次生灾害,这或许值得我们在今后制定公共政策时参考。作为一个地震带上的国家,日本对地震的反应已经成为常态。 因此,政府和公众已经能够控制盲目恐慌,防控机制和应对措施更加有序和合理,人们的心态更加平静。也许这是日本在应对新的冠状病毒时更加冷静的另一个因素。

  经济损失桥下的水?

  顾问:虽然疫情尚未在日本全国范围内形成,但首相和企业主已经预计到它对旅游业和地区中小企业的影响将是巨大的。回顾中国,我们的经济发展会因新流行的疾病而遭受多大的创伤?在这方面,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意见,有人说它可能没有直接影响,有人说服务业将首当其冲。

  刘国恩:对经济的影响应该分为短期和长期。从短期来看,随着疫情的蔓延和我们采取的国家隔离措施,对经济的负面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在全国范围内,大大小小的企业都停工停产,耽误了复工,尤其是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他们的资金链并不发达ng, have to pay their employees when they stop production, which is a major difficulty for many enterprises.However, after more than 40 years of reform and opening up, our industry and service industry have been highly connected with the global industrial chain. The short-term economic impact brought about by the stalling for more than a month should be very large. The negative economic growth in January is probably a high probability event.Therefore, the State Council is also introducing various measures to reduce the costs of taxation, loans, property, social security, transportation and other measures within its capabilities to promote the resumption of economic production in places where conditions permit as soon as possible, especially to help private small and medium-sized enterprises tide over the difficulties.However, in the long run, it is difficult for us to make scientific predictions because there are too many positive and negative factors involved.For example, the government may launch active fiscal and monetary policies after the epidemic, which will stimulate faster economic growth.On the other hand, the direct and indirect negative impact of such a major epidemic on China and related countries cannot be underestimated, including the negative impact on capital market, labor market and population health, which may last for a long time.For the service industry, the losses are huge and irreversible. 例如,娱乐、旅游、教育和咨询的损失几乎是不可逆转的。众所周知,自2010年以来,中国的经济增长一直处于长期下降趋势(从10%到6%)。 如此大规模的疫情自然会对今年的宏观经济增长产生巨大影响。至于增加多少,我认为预测任何固定的数字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最终的增加是我们现在采取什么措施的结果。也就是说,只要我们现在就采取积极行动,把防疫措施从被动变为主动,从短期变为长期,从全面调整变为因地制宜,科学合理地设定社会期望和防疫控制目标的责任和权利,同时推进科学的防疫和社会经济恢复行动,我相信我们还有机会把防疫和控制的二次成本控制在病毒本身的危害程度之下,使中国经济在2020年能够尽可能达到其潜在的增长水平

上一篇:韩国疫情失控?又新增505例确诊!更可怕是教会礼拜时不戴口罩
下一篇:3月2日广西无新增确诊病例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4例|疫情|新冠肺炎

| |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