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让我们学到了什么

栏目:热点资讯  时间:2020-02-28  点击:
手机版

  2019年底突然出现的新冠病毒和17年前出现的SARS病毒一样,引发的疫情牵动着亿万民众的心,吸引着全球几十亿人的目光。尽管给人类生命和健康带来了重大危害,但科学界普遍认为,2019新冠病毒绝不会是最后一个对全球公共卫生具有如此威胁力的新发病毒。

  病毒是地球上一个十分庞大且具有复杂多样性的微生物家族,出现于生命起源的早期,它们是世界上结构最简单、形态最微小的生命体。它们自己不能独立生存,必须依靠细胞的活动才能完成生命周期和繁衍后代,一旦离开细胞,等待它们的只有死亡。

  但是,病毒从来不缺“朋友圈”,它们无处不在,与所有种类的原核和真核生物为伴——无论陆地还是海洋,从小至显微镜下才能看见的细菌到最大的陆生和海洋动物,它们都能感染。其实,病毒本无所谓善恶,在自然界它们遵守生物法则,按规则行事,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通过不断地复制自己生存下去。

  每一种病毒都有自己的宿主范围,往往只在特定种类的宿主身上繁殖和传播,宿主间如果没有频繁的接触和交流,病毒就难以从一个宿主跳到另一个宿主。但是一些哺乳动物身上的病毒的确能够跨种传播并引起新宿主发病和死亡,这就是当今一些人类新发传染病暴发流行的生态原因。

  不过,多数能跨种传播的病毒,感染非特定宿主只是暂时的、一过性的,真正能够成功跨越宿主种间屏障并能够在新宿主身上繁殖和传播下去的病毒很少。虽然SARS、MERS、禽流感、埃博拉、狂犬病等病毒,甚至包括今天的新冠病毒,引起了人类的严重发病和死亡,但这些病毒并不属于人类,人只是它们的终末宿主,它们在人群的传播必将随着疫情控制、病人康复或死亡而终结。所以清除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是控制和消灭它们的最好办法。

  目前,从动物传播到人类并在人类成功定植和永远传播下去的病毒只有艾滋病毒。当前疫情阻击战中竭力切断传播途径以及隔离与救治感染人群,无疑是最正确合理的控制措施,相信采取这样的措施,新冠肺炎疫情完全能够被控制甚至被消灭。

  展望未来,我们应该看到,由于人口膨胀,人类为了自身发展的需求,不断砍伐森林、开垦土地、扩建城市、拓展旅游,进入原本不属于我们的生态圈,导致原本陌生的病毒不断溢出,其结果是新发疫病不断发生,过去每3至5年才会出现一种新发人和动物疫病,现在1至2年就会出现。非洲猪瘟肆虐还没结束又来了新冠病毒,而且H5N1、H5N6和H5N8等禽流感病毒也来添乱,搅得世界不得安宁。

  SARS、禽流感和埃博拉,每一次新疫情,都教会我们如何建立和维护良好的公共卫生体系。但通过血的教训而建立起来的公共卫生体系,仍不能有效应对下一次的未知疫情,仍不能有效地防范疫情于未然。可以说,病毒是教育我们学习如何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一种老师,学好了我们就平安无事,学不好就会引来疫病之祸。今天所有的新发病毒,其实早就存在于自然界的某个角落,只是不为人知,由于我们不小心地闯入,无意间把瘟疫带往了人间。

  尽管全球在传染病研究与防控方面取得了大的进展,对病毒的认识也有120来年的历史,但人类对整个病毒界的认知仍然十分有限,目前已知的能感染人和动物的病毒只有数百种。近几十年来,人类新发的病毒性疾病毫无例外都来自动物。国际权威杂志曾发文预测,全球未知的动物病毒有百余万种,其中许多是对人类具有潜在感染性的人兽共患病毒。可以肯定,人类若不警醒,未来还会有许多新的病毒“跨界”入侵,引发新的未知疫情。

  为应对这一生物威胁,我们必须加强生态研究与保护,积极开展生态环境中的病原学调查,强化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研究和制定相应的防控策略。只有从发生过的重大疫情中好好总结经验、吸取教训,我们才有可能在下一次新发疫情到来之际沉着应对、迅速阻击。

  善待动物、敬畏自然是我们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应遵守的底线!

上一篇:新冠肺炎中医药治疗“广东方案”出炉,两大特点值得关注
下一篇:面对新型肺炎,日本在做什么

| |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