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白衣战士”:好开心!我们治疗护理的武汉患者出院了!

栏目:热点资讯  时间:2020-02-21  点击:
手机版

  新朋友点击「莞香花开」可快速关注

  东莞支援湖北疫情防控医疗队

  22名队员在疫情中心——

  武汉的汉口医院

  开展工作已有3天了

  很多市民都很记挂

  我们的白衣战士:

  他们在前方还好吗?

  在队员们发回的战地笔记中

  我们看到了那么多的艰辛:

  错过午饭时间,只能饿着肚子当班;

  值完班回来,累到不想吃饭;

  就连看似简单的穿脱防护服

  都有那么多的讲究……

  读他们的战地笔记

  我们更深切地体会到: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

  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致敬我们勇敢的最美逆行者!

  我们治疗护理过的患者出院了

  罗良:东莞市中医院呼吸科护士

  2月1日。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一位我们治疗、护理过的患者今天出院了!

  这是我们东莞支援湖北疫情防控医疗队22名队员正式进驻汉口医院的第三天。

  今天我的班是中午12点至下午16点。为了让上一班战友不要太辛苦,能及时下班,我们都是11点就准时从酒店出发。来到病区得知,昨天护理过的2床,今天出院了。这真是个好消息!这就是我们千里到来的意义啊,希望病区更多的病人能陆续的好转出院!我们戴着口罩,穿着重重的防护服,看不到彼此的表情,但我在每个医生护士的眼中,都看到了无限的喜悦。

   就我们自己的工作来说,大家都已经慢慢适应了隔离病房的工作强度。现在,我们穿脱防护服都熟练麻利一些了,也能渐渐适应4个小时不吃不喝在病房里前后奔跑了。

  今天我负责13床至22床。每个病人都非常友善,我给他们做一件哪怕再小的事,他们都会不停地说谢谢。我做完手上的活,匆忙回应几声就出去了,告诉他们我们都是一家人。我实在怕自己会哭出来。真的很心疼这些病人,最是怕看到他们无助迷茫的样子。但还好,每个病人都是乐观积极的,这同时也给了我们安慰和鼓励。

  下午4点,我们跟下一班战友交班。但等我们脱好防护服下班,已是5点多。回去酒店清洁完,到吃上晚饭已是6点。

  我满心期盼,明天能继续听到有病人康复出院的好消息。

  脱防护服不简单,至少要一小时

  张丽华:市松山湖中心医院感染性疾病科传染病学主任医师

  自来武汉,大家都很关心我们的工作强度和身体状况。大家放心,我们很好。我们医生组分成9组,护理组分成7组,每组排4小时班,即进入隔离区的时间是4小时。

  但要进入隔离区,并不是那么简单。我们需要严格地按照步骤,一步步穿防护服。当班的同事之间要互相检查,不能漏出一丝一毫的皮肤,以防感染。为此,穿一次防护服就要大半个小时。

  脱防护服比穿更重要、更讲究。因为进入病房区的防护服已被污染,脱得不好,就会让病原体留在内衣里。每脱一件物品,就需要手部消毒一次。正因步骤繁复又事关重大,所以每次只允许1-2个人在缓冲区脱防护服,旁边还有院感护士全程盯着,指导你脱。不管哪个步骤出了哪怕再小的偏差,或者被发现污染了内部衣物,就要立即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

  所以,我们脱防护服所费的时间不止两倍于穿。

   每班最后走的两位护士,还要收拾所有脱下来的医疗废物。该扔的扔,该消毒浸泡的就泡,来不得丝毫放松。

  而且,接送车不是随到随走,而是要等齐这一批上班的医护人员,车才返程。再加上每次出发前都要提前一个小时上车,算算时间,一个当班下来,耗时不小。1月31日12-16时,是我和东莞队的大部分护士当班。我们一起进隔离区病房工作。早上11点,我们就要随车出发,当时午饭还没送来。等到我们当完班回到酒店,已差不多19时。上四小时的班,其实要花掉八个小时。

  回到酒店,晚饭倒是很快送上来了。其实大家都是又累又饿。因为中午送餐时间安排的问题,加上筹备紧张,我们东莞医疗队大部分的医护人员都没吃午饭。只是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没有人觉得饿。我们满脑子想到的,只是怎样尽快上手、怎样帮助患者治疗,让他们早日康复。

   当天16-20时,有两名东莞护士当班。她们从下午15时就出发,下班后找车又费了些周折,回到酒店已经快23时了。我们给她们留了晚饭,但她们已经累到不想吃了。

  其实,就算是饥肠辘辘、累到只想“葛优瘫”,我们也不能马上吃饭,而是必须马上洗澡。这是很重要的消毒清洁环节,而且连眼睛、耳道、鼻孔都要好好清洗。更别说一天要洗几百次手了。但再麻烦,我们也必须把每一步做到位。“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好地救治别人。”我们要做到零感染,平平安安回家,这里的每一步都不容有失,不容放松。

  武汉司机大哥给我们加油打气

  梁秋亭:市滨海湾中心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

  1月31号凌晨三点,正是大部分人都在熟睡的时候,四名医生和四名护士已准备好,在酒店的路边等待开往武汉汉口医院的巴士。

  这是我的第一个班,进入武汉核心疫区的汉口医院的第一个班。

  回想从报名到培训,以及大家的互相鼓励,我们都做了充分的准备。可是,当踏上车的时候,大家不由紧张起来:病人多不多?重病号的有多少?防护服够用吗?我们要穿尿不湿吗?有呼吸机吗?药物够用吗?

   不知什么时候车已经开到了汉口医院的门口。下车前,武汉的司机大哥跟我们说了一句:加油!我明白,这句话也是武汉市民对我们的期盼!

  武汉,加油!我们一起打赢这场战斗!

  我们开始掌握整个病区的情况

  田亮: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

  1月31日,我们组的护理人员第一次进驻医院病区。领队姚队在酒店门口为我们每个队员送行,大家个个信心满满。无论是工作三十多年的主任医师,还是二十出头的护理队员,大家的心态都很放松。

  乘坐专车来到医院,开始进驻病区,各自换好防护服,再次协助互相检查,确保安全。为了方便呼叫,大家各自在身前背后都写上名字。

   虽然经过了培训,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初入病区的我们还是有些忙乱。不过,由于队员分工明确,加上个个都是原单位的能人干将,一个小时下来,我们的熟悉了工作流程。应急的呼叫铃少了,患者的治疗护理工作理顺了。我们开始掌握整个病区的情况,做到熟悉每个病房及病区设施。

  查房、打针、接针水、发药、打扫卫生、过医嘱、完善病例、消杀等等……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步入正轨。

  这些在平时看来很轻松的事,在穿上防护服的那刻开始,就会发现跟平时完全不同。一切都要重新适应。我们克服了重重困难,迅速完成了磨合,顺利完成本班工作,交班给下一队队员。

  经过首班工作,我想接下来的工作会更加顺利。相信在所有人的帮助下,武汉很快就可以战胜这场疫情。

   来到湖北的头两天,我们一直忙于将广东总队物资归库,全力为前线提供坚强的后盾。今天终于进入病房。从出发到走进病房,我看到队伍中的党员都是冲锋在前,从来都是挑着最苦最重最累的活干。

  在这个关键时刻,共产党员的先进性都体现出来了。我们队伍中,还有几个火线申请入党的同志。虽然他们还不是党员,却同样走到最前线,以实际行动体现思想先进性,大家都是好样的。我们一定平安回来,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徐汝洪:东莞市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

  今天我没有下病房。尽管我求战心切,但支援总队考虑到,要尽可能合理地减少物资消耗,在保证护理工作平稳正常开展的情况下,适当调节人力,于是就有排空的情况。我也不能闲着,就在住处准备消杀工作和队友们的伙食,希望能让他们下班回来在第一时间吃上热饭热菜。驻点酒店提供的物资是丰富的,也可以说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所能找到的最好的了。

  我们知道,这是各项物资紧张的武汉人民,把最好的留给了我们。酒店的工作人员,也在不停地跑上跑下,随时为我们解决各项需求,让我们能够更好地投入到这场战斗中。我知道,这些默默地为我们的生活提供保障的工作人员,也是我们的战友。

  ——田亮:东莞市人民医院主管护师

  今天是援鄂的第五天,下班回来比较晚了,谢谢好队友亮亮帮我们拿饭,还算着时间帮我们加热好,让我们洗完澡就有热腾腾的饭吃!我们都是一家人,加油!

  ——马柱仪:东莞市人民医院主管护师

  今天高老师给我发来了一首诗,让我倍受鼓舞。内容是:

  致敬家乡白衣天使

  郭家天使三涌出,

  映月读书立医德。

  婷婷芳华平安归,

  好人好报将疫克。

  ——郭映婷:东莞市人民医院护师

  医疗队有13人申请入党

  申请入党人员名单:

  市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护师郭映婷

  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田亮

  市松山湖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师吴国成

  市松山湖中心医院感染性疾病科护师梁秀贞

  厚街医院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吴格立

  厚街医院感染性疾病科主管护师张利权

  市妇幼保健院重症医学科护师王甘玉

  市中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杜沛康

  市中医院呼吸科护士罗良

  市滨海湾中心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王婉华

  市滨海湾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师王兵华

  市滨海湾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师周明

  市滨海湾中心医院感染科护师罗慈苑

  辛苦了!

  为他们点赞!

  素材来源:东莞市卫生健康局

  原标题:《东莞“白衣战士”:好开心!我们治疗护理的武汉患者出院了!》

上一篇:助力“停课不停学”慈溪邮政为当地中小学校配送教材
下一篇:“强制休息令”走红:愿防疫一线工作者平安归来

| |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