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28年后“宝贝”回家了!“被偷走的人生”艰难按下重启键

栏目:教育机构  时间:2021-05-31  点击:
手机版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王永端

5月26日,是杨金生(化名)从青岛返回四川省中江县老家的第10天。

今年35岁的杨金生早在28年前被拐卖到青岛。直到今年5月,杨在青岛警方的帮助下,与远在四川的亲生父母团聚。为了使杨尽快适应四川的生活,父母可谓绞尽脑汁。对于杨和父母而言,被偷走的人生背后的尴尬重生“长征”,刚刚起步。

半岛全媒体记者此前对多起类似事件采访后发现,这些被拐的失踪者返回故土,难以融入父母生活已成普遍问题。

被视为“中国失踪儿童晴雨表”的“宝贝回家 ”网创始人、全国人大代表张宝艳接受半岛全媒体记者采访时称, 看似无解的话题不应无解,原生态家庭和社会应对这些受害者进行特殊关照,让他们重拾生活信心,走出困境。

“回家”的儿子走向何方

5月26日,是杨金生从青岛返回四川省中江县老家的第10天。

今年35岁的杨金生早在28年前被拐卖到青岛,之后被青岛儿童福利院收养。28年里,杨金生的父母足迹踏遍多个省份,寻找失踪的儿子。直到今年5月,青岛警方根据全国被拐及失踪人员信息数据库,发现杨的血样与四川柳某的血样吻合,最终确认青岛的杨金生与四川柳某为父子关系。就此,5月16日,从四川赶到青岛的柳某夫妇以及杨金生的哥哥,将杨金生接回四川老家。

回家之后的重生让杨金生要作出抉择

一个事实是,杨金生回四川的10天里,听不懂四川话,吃不惯四川的辣味,也不习惯四川的湿热天气以及难以适应当地的风土人情。

“问他一句话或者和他说一句话,他要思虑半天。”杨金生的父亲柳某说,“因为他听不懂,我有时不得不慢慢和他解释,他懂了也就笑了。”

柳某说,28年的痛苦,他自知;28年的煎熬,尽管已经烟消云散,但对他以及儿子而言,“新的‘长征’刚刚开始”。

柳某所说的“新长征”,是儿子“人生被偷走之后的重生”。在柳某看来,儿子的重生犹如一棵被移栽的大树,养好了,树可能活下来;养不好,树将死或萎靡。

青岛与中江,相距2000公里。28年后,当杨金生离开青岛返回四川,满眼都是陌生。他面对着的是陌生的父母、亲人和族人,面对着的是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土地。他在四川没有朋友、没有人脉,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儿子被偷走,人生被改变了。”柳某说,“人贩子的行为令人发指。”

10天来,身为父亲的柳某几乎与儿子形影不离。28年前,杨金生在当地农村被拐走,28年后的今天,柳某希望儿子的人生再从老家起步。

但事实是,儿子的表现并非六旬柳某的想象。

柳某的老家在两座大山的夹缝里,尽管柳家近些年也用打工赚得钱修建了房子,他带着儿子在老家住了数日,发现对这个陌生的家,对儿子并没有太多吸引力。

“儿子从小在福利院长大,他不会做农活,不会种菜,不会剥竹笋,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柳某说,“儿子时常在我面前说起青岛的好环境,我能感觉出他的心思仍在青岛。”

儿子回家后,作为父母,柳某希望儿子未来留在他的身边。10天的接触与交往,他似乎发现,回家的儿子“心思不在家里”。

身为农民、打工者,柳某夜间躺在床上会思虑如何让儿子“心思归家”。回家的儿子没房子,没有生活技能,他甚至考虑将家乡的房子返修之后,给小儿子;他也曾思虑未来是否带着儿子一起打工谋生,但这些,儿子似乎没有兴趣。

杨金生回家之后的重生长征才刚刚开始

柳某看来,儿子尽管回家了,沟通起来并不容易。毕竟,儿子已经35岁,有自己的想法。10天来,柳某迷茫起来,他不知道自己给儿子怎样的生活,不知道带着心智成熟且难以改变的儿子走向何方。

那些寻子的往事

人生被偷走,父子相认之后生活方式不在同一个频道,正是成为失散家庭痛恨人贩子的缘由。

顾某是山东峄城区底阁镇人。1998年12月,已是两个孩子父亲的他带着妻子、女儿和1岁7个月大的儿子,从山东来到了河南新密市当时的平陌乡张楼沟村下煤井做挖煤工人。

12年寻子,已让顾某家徒四壁

就在他下煤窑不久,多名同下煤窑的外省打工者策划将其妻捆绑、嘴巴用胶带纸封住,抢走他1岁7个月大的儿子。

12年里,为了寻找被抢走的儿子,这个鲁西南的汉子用双腿步行了23个省份。12年23个省份,带给他的是家徒四壁、一条被碾断的腿和妻子被人拐走的残酷现实。

12年之后,他的儿子在河北沧州找到并被警方进行了确认,警方也将人贩子抓捕归案。此时,当他准备将已经近14岁的儿子带回家时,但从小在养父母家长大的儿子面对陌生的家、陌生的父亲、陌生的姐姐、陌生的村庄,最终选择留在养父母家生活。

见儿子不再回家,顾某曾在警方的见证下与儿子的养父母达成协议: 儿子每年利用寒、暑假回老家探亲两次。可之后的数年里,顾某并没有等来儿子。

早在此前,半岛记者对该起事件进行采访时,顾某曾写家书委托记者转交亲子。顾某在家书上说:

我儿××,好好上学,为顾家争一口气。等我百年,一定和你姐把我埋在顾家祖坟上。

顾某拿着为儿子写的家信,希望记者交给儿子手里

了了数字的家信,透露出顾某对儿子“难以回家”的无奈。

事件背后,人贩子改变的不光是孩子和顾某的命运。寻子期间,由于顾某无暇照顾发妻,发妻先后被拐卖到沂水县和山西晋城农村,“做了第三个男人的老婆”。期间,当他拖着残腿赶到了晋城农村,推门见到妻子的那一幕,他双眼泪花,扔了拐杖,扑腾一声跪倒在发妻面前,使劲捶打着胸膛号啕大哭。他歇斯底里呼喊着妻子的名字,自责没有保护好妻子。但此时,顾某的眼泪已无法改变发妻成为他人之妻的事实。

“我老了,变得脆弱了,我对不起老婆,想到老婆就哭。” 数年之后,顾某接受半岛记者受访时说,每每合上眼,他就看见早年的妻子坐在屋里切猪肉,1岁多的儿子围着妻子拿着生猪肉片吃肉的场景。

1994年,四川省达州市开江县的赵某只有7岁,而他的弟弟只有5岁。当年6月4日,赵某和弟弟被母亲带着到镇驻地购物时,被人贩子拐卖到外省。直到被拐卖18个春秋后之后的2012年9月11日,赵某才回到了四川老家。之后,赵某的弟弟也被赵某找到回到老家。

赵某被拐走再回故里与父团聚,已是18年之后

双子的归来,并没有让一家人“团圆”。赵家双子被拐卖前,其母被人贩子杀害。对身后内情全然不知的赵父又组建新的家庭。

面对双子归来,赵父同样希望儿子留在四川,甚至留在老家。但事实是,兄弟二人回家与父亲团聚后,随着杀害母亲、拐卖兄弟二人案件的破获,兄弟二人又离开父亲去了他地谋生。

泰安市东平县斑鸠店镇的刘某6岁时,被人贩子拐卖。为了找到刘某的下落,40年来全家三代人接力寻找。40年每个春节的年夜饭,刘家都要为失踪的刘某在桌子上放一双筷子,以此过节并激励全家人接力寻找刘某。

刘某一家在接受半岛记者采访时称,40年里他们一家足迹遍布河北、河南、江苏、黑龙江、辽宁、吉林、上海、北京、福建等省市。40年来,刘家三代人在寻找的路上光认的“干兄弟”就达50多人。在寻人的路上,刘家光送出去的鸡蛋就达3吨之多。

40年后,经过警方DNA比对,河北邯郸的一男子就是当年失踪的刘某。而此时,刘某已是邯郸某银行的行长,而妻子是某中学的副校长。

从河北回家认亲的刘某泪流满面,在八旬老母亲面前长跪不起。一家三代40年苦寻,换来了团圆,但因为工作,刘某和妻子不得不离开泰安返回邯郸。

“老家”,同样成了刘某的驿站,最终刘某不能常伴老母和兄弟姐妹身边。

无奈的相让

新生活的“长征”尽管刚刚开始,柳某看来,杨金生能回家,全家人能团圆,是幸运的,毕竟他之后还有很多孩子没有回家。

“如果没有血样数据库,孩子回家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柳某说,“在找到孩子之前,他曾思虑儿子还在不在这个世上。”

柳某觉得,28年后,儿子尽管回家了,但不能否认的是,如今已经35岁的儿子已经很难融入到老家的生活圈子了。

峄城区底阁镇的顾某在找到儿子后,面对家徒四壁,拄着双拐的他也曾思考自己能给孩子什么?优越的生活条件、良好的教育、孩子成长的观念,这些他都已经没了,甚至亲生母亲都不在身边。思虑再三的他,最终选择“撒手”,让儿子生活在条件较好的养父母家,接受更好的教育。

“被偷走的人生,已经难以改变了。”顾某说。

顾某的儿子拿到了记者转交的亲笔家书

针对儿童失踪的情况,武汉大学王真教授团队曾绘制了“中国拐卖儿童大数据路线图”。路线图显示:“卖掉”儿童最多的城市是上海、成都、重庆、福州、莆田、南京、西安。 “买入”儿童最多的城市是莆田、徐州、重庆、邯郸、成都、郑州。

这份大数据图同时显示:1月份春节前后被拐走的孩子最多,但无论哪个月被拐卖的男童都多于女童。不过,随着经济和科学技术的发展,近年来我国发生儿童被拐的情况正在逐渐减少。

宝贝回家网创始人、“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理事长、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张宝艳,26日下午向半岛记者表示,儿童被拐失踪,是每一个家庭最害怕发生的事情,每年都会发生拐卖儿童案件,一条条触目惊心的信息牵动无数人的心。

山东省一儿童福利机构不愿具名的负责人向半岛记者称,一些地区因为存在男性后代续香火或养老等落后思维导致拐卖儿童率高发;也有一些是空巢老人需要女孩照顾生活起居等原因,这些根深蒂固的传统扎根在思想中,慢慢开出罪恶之花。

一份数据显示,0岁是拐卖巅峰期,此时男童女童数量接近。 1~6岁是拐卖高发期,这个年龄段被拐男童的数量远高于女童。 6岁以上是拐卖低发区,男童比例逐渐降低,尤其是9岁以上被拐儿童变成了以女童为主。某媒体发布的拐卖儿童的47份裁判文书显示:47.5%的儿童被陌生人拐走,35.8%的儿童被亲生父母卖掉,亲属和朋友等熟人作案的可能性也很高。

2016年5月,公安部在上线的“团圆系统” ,命名为 “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的上线,成功挽救了许多被拐卖者。 全国任何地方的公安局,接到儿童丢失信息之后, 都会第一时间向周边群众推送。该系统会根据儿童失踪的不同时间,推送到不同的范围,如果儿童失踪3个小时以上,平台推送信息的范围,将会扩大到数百公里。

“尴尬的新生”当有解

中国每年有多少失踪儿童?目前还没有权威数据公布。但“宝贝回家”网是中国最大的寻找失踪未成年人的公益网站,目前有36.69万爱心人士,已为3700余人找到了亲人。该网站因与公安部合作,被视为“中国失踪儿童的晴雨表”。

中国儿童的失踪问题,从上世纪80年代起变得严重,到上世纪90年代初,失踪数量达历年之最。

部分网络数据

从上世纪90年代起,有关拐卖儿童犯罪的刑事立法越来越明细,公安部开始组织“打拐”专项行动,失踪儿童数量开始逐渐回落。

随着越来越多的失踪者返回故土,这些失踪者难以融入父母生活,已经成为一个普遍或难解的社会问题。

面对这个难解的话题,张宝艳曾问儿子,如果儿子是他们收养的,儿子会不会去寻找父母?儿子的回答让张宝艳尴尬:找什么找,各过各的。 张宝艳说,此前“宝贝回家”网将一名被拐多年的孩子从深圳送到了父母身边,但这名已经成年的男子回到农村老家后,父母希望儿子学会种庄稼、种菜。但老人的 儿子则认为,与其下苦力种菜还不如到城市去贩菜。他贩卖一斤菜可以赚5毛钱,而父母种一斤菜未必能赚5毛钱。最终,回家的儿子还是离开了亲生父母,返回了千公里外的深圳谋生。

面对回家又离家的儿子,这名尴尬万分的父亲电话找到了张宝艳。张宝艳对这名父亲说,孩子已经找到家了,孩子从故土离开就当是孩子大学毕业后在外地工作。听到这话后,这名父亲瞬间乐起来。

张宝艳表示,这些失踪者除极少数亲生父母的经济状况较好外,绝大多数亲生父母在寻子的过程中付出沉重的代价,有的家破人亡、有的妻离妻分、有的家徒四壁。面对双方家庭的差异或两地城市乡村的差异,当年被拐走的孩子价值观成熟后,亲生父母试图改变孩子的想法,或将孩子留在身边,已经很不现实。

“回家的孩子面对亲生父母的抉择,感觉心理不平衡,”张宝艳说,“父母背井离乡将孩子找回来又走了,也觉得心理不平衡。”

就此,张宝艳认为,在这种状况下,不应该强迫挽留孩子,只要孩子的心智是成熟的,积极上进的,就应该放手,让他们走出去,可趁五一、十一、年假等假期与孩子多走动走动,慢慢的双方感情融洽了,心思也就贴在一起了。

“当然,让回家的孩子再走出去,是对于心智成熟的孩子而言。”青岛市委党校、青岛行政学院教授刘文俭说,还有些孩子被找到之后,心智并不成熟,这时的亲生父母要多对孩子进行关爱,要让孩子正确看待,自强自立。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不在一起生活,突然要求孩子与父母融入到一起,这不现实,这需要一个过程,双方当客观对待。原生家庭和孩子所在的社区、乡镇当及时靠上来,对这一特殊群体进行特殊关照。就业、居住等政策,都应向他们倾斜。

张宝艳说,每一个被拐孩子在幼年或成年获知自己身份后,心理都会受到不同程度打击,家庭和社会应对这些孩子进行特殊关照。

“必要时,亲生父母要带着回家的孩子咨询心理医生,”青岛一心理专家说,“让他们尽快走出‘怪圈’,振作精神,重拾生活的信心对‘尴尬重生’显得尤为必要。”

上一篇:宁南县机关幼儿园开展红色教育观影活动
下一篇:就在5月28日!演员卢杉空降新华直播间

| | 排行